周总理助理熊向晖:心中珍藏的往事【3】

  飞机上丢了小本子的事情,只有他一个人知道,但是他对我讲,他已经报告了中央,请求处分。

这让我确实感到非常震撼。

这样的一个领导人,这件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,他不仅向我讲,而且向中央报告,请求处分。 这种光明磊落,我确实从来没见过。   这件事情我本来不想讲,不想写。

后来有些同志讲,这表现了周恩来伟大的一个侧面,还是讲吧,对大家有教育意义。

  韩素音是周总理的外事秘书龚澎的同学,从1956年开始,经龚澎介绍她每年差不多都到中国来一次,有时候来两次。 她是个作家,社会关系很广泛,可以向外国介绍新中国。 1966年,她来中国参加亚洲作家会议,当时“文化大革命”还没有起来。

1967年她要求到中国来,当时的电报都送给“文革小组”了,康生看到了,说韩素音这个人要查一查。

  韩素音的父亲是中国人,母亲是比利时人,韩素音“自传”里都写了的,她没有隐讳。

她最初嫁给国民党的一个少将,曾经是驻英国的武官,解放战争时期做过国民党的师长,被我们打死了。 然后她又跟一个美国记者恋爱,而这个记者在朝鲜战争中被打死了。 她后来的丈夫陆文星,是印度工程兵上校,尼赫鲁的亲信。 这个情况,康生一看,说:“这显然是国际特务,怎么对外友协邀请这样的人!”康生送给江青,又送给周总理。 周总理画了个圈,没有说什么。

  1969年,韩素音来了。 周总理向毛泽东汇报了。

我在英国当代办的时候,就跟韩素音认识。 每次韩素音到国内来,都是对外友协派个翻译全程陪同。 谈话,主要是龚澎。

最后由中央领导,周总理或陈毅接见她。 当时龚澎身体已经不太好了,所以周总理就让我跟龚澎一块儿接待她。 周总理对龚澎和我说: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这几年来,我们使馆的大使都撤回来了,对外面的情况毫不了解。

“文化大革命”,中国究竟怎么样,外国人也不了解。 所以韩素音来了以后,可以向她多了解国际情况,让她在国内,要找什么人就找什么人,去几个地方,可以让她定。 还说,她来了以后,在北京可以安排四个人:第一个,郭沫若,让郭老请她吃一次饭。 第二个,你去找梁思成,让梁思成会见她。 再找钱伟长和她谈一谈。

还要让周培源夫妇在家里搞个小茶会,欢迎韩素音。 你都不要参加,让她随便谈。   郭老好说。

梁思成当时是“反动学术权威”,正在害病,住在北京医院。

我就到北京医院告诉梁思成,说总理请你会见韩素音。 他一听到这话就痛哭流涕。 因为在这个时候周总理让他会见个外宾,就等于解放他了。 钱伟长当时是清华大学教授,由迟群管。

1969年迟群还不像后来那么太坏,他同意钱伟长见,他要派人看着。

我找了周培源夫妇。 周培源夫人王蒂澂开始不同意,说:“唉,我到现在为止,海外关系还没搞清呐,又搞海外关系。

”后来周培源说:“向晖同志来了,总理要我们办。

”她说:“那有批件没有?”我应声说:“带着呢。

”周培源说:“还要什么批件哪!”就同意了。